【弹丸1&2/狛苗/幸运组】掐对家的正确方式

1

 

“左右田君觉得我看起来像是女孩子吗?”

左右田和一听到苗木诚——隔壁技术部部长——这么问他,他用惊恐的目光上下打量苗木诚,在对方诚恳的——而充满好奇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当然不,谁会那样讲?”

左右田和一说,然后他立刻灌了自己几口酒,企图借此镇定下来。

“我在同事的办公桌上发现了这样的东西,”苗木诚给他看一个封面花哨的本子,上面巨大的R18十分显眼。

“这这这——”

左右田和一瞬间结巴起来,他想到底是哪个不懂规矩的新人,竟然愚蠢到被本人发现了——他一把抢过了苗木诚手中的本子。

【“你不想更靠近我一点吗?”狛枝凪斗说,他拥抱着苗木诚,他们在雪花初落的窗前接吻……】

左右田和一啪得一下合上本子,干笑

“部长,我觉得这可能是你的爱慕者的杰作——她们十分憧憬你——”

“然后写我和另一个男人滚床单?”苗木诚发问。看起来似乎他那该死的论破技能在不合适的时机上线了,左右田和一绝望地想。

“顺便一提,故事的另一个主角跟狛枝君名字完全一致。”苗木诚说“我和狛枝君的恋爱故事——另外从开头来看,为什么我扮演的是类似女生的角色?”

左右田和一结结巴巴地说“我认为这只是个巧合……”

“这个R18又是什么意思?”

“我、我想肯定是P18,出现了打印错误,意思本来是一共有十八页——?”

“可这本子明显不止18页。”

“他们的编辑数学不好,”左右田和一痛苦地说“部长,我能先离开了吗,日向部长找我有事。”

然后他抓起本子——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与妄想搏斗的粉红小姐’——这是谁?!”左右田和一在销售部办公室发问,七海千秋被他吓了一跳,不满地瞪他

“左右田君,幸好狛枝凪斗出去跑客户去了——否则我们就被你害死了。”

“不——你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左右田和一说“隔壁技术部部长刚才拿这个问我,”他恼怒地挥舞着手中的本子“你们为什么不能更加谨慎一点!我确定这个本子苗木君肯定看过了——至少看完了开头!!”

小泉真昼接过本子翻了翻

“‘与妄想搏斗的粉红小姐’?这笔名一看就是新入圈的LOLI。”她不屑地说“反正不是我,我不喜欢小清新风格。”

“也不是我,”罪木蜜柑说“我一般设定是医院里发生的故事……”

“我不写那玩意,我只负责看,”九头龙冬彦说。

“会不会是隔壁技术部成员的杰作——?”

“那不可能,”花村辉辉说“他们部跟我们是对家,看这本子的风格明显是我们部谁写的。”

问了一圈之后毫无收获的左右田和一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他无聊地翻着本子,被新的发现吸引了注意力

【“我对你的爱并不值得怀疑,”苗木诚站在雨中,他的头发被淋湿,雨水沿着领口浸湿了衬衣领子,但即使这样,他的脸庞依旧显得英气极了。……】

“英气?”左右田和一觉得哪里不对,他又往后翻了几页

【狛枝凪斗的脸上浮起红晕,被推倒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的时候,他用苍白纤细的手指抓住苗木诚的头发,用甜腻的声音问苗木诚“你要在这里……?”……】

“这是什么?!”左右田和一惨叫着跳起来——他看起来比刚才更生气了——“这种有损狛枝君尊严的事——怎么可能?!”

部长日向创正好走进办公室,他翻了一下本子,立刻下了结论“这是苗狛。”

他同情地看了一眼痛不欲生的左右田和一“虽然开头看上去很像狛苗,但是后半部分毫无疑问是坚定的苗狛——你还好吗左右田君?”

被逆了CP的左右田和一失魂落魄地站起来

“这肯定是技术部的阴谋,”他咬牙切齿地说“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都是苗狛的坚定支持者——”

“所以他们才试图灌输给苗木君奇怪的思想!”

左右田和一的言论立即引发了在场诸位销售部精英的赞同,大美女索尼娅首先提议

“那么为了防止苗木君误入歧途——我们也要采取行动才行。”

 

2

苗木诚早晨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桌上摆着一本封面朴素的本子。他好奇地拿起来翻了翻。

【“亲爱的,我想看你穿围裙的样子,”狛枝凪斗低声说“当然是指只穿围裙”……】

“你在看什么?”

苗木诚从座位上弹起来,他立刻把本子丢进了抽屉——这才转身面对美丽而睿智的女助手雾切响子

“不!”

他在雾切响子的注视下越发窘迫“我是说——你能不能不要突然走到别人背后。”

“我有敲门,”雾切响子说“何况我的办公桌也在这里。”

雾切响子用深邃的眼神打量自己的上司——在对方冷汗都快滴落下来的时候——终于停止了审视行为

“经理找你有事,现在请立刻去会议室。”

“哦!”苗木诚如释重负,他动作利落地接过雾切响子递给他的文件,并把它们慌乱地夹在腋下

“哈、哈哈,那我先告辞了。”

雾切响子在上司离开的瞬间就拉开了抽屉

“‘用生命爱病娇的东京泰迪熊’?”

助手小姐翻开本子,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描述

【苗木诚踮起脚尖,献上自己柔软的嘴唇,而狛枝凪斗被这意料之外的惊喜冲昏了头脑,他们在粉红色的气氛中激吻了几分钟之后,苗木诚害羞地问狛枝凪斗“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雾切响子手一抖,本子啪地掉在地面。雾切响子觉得自己常年保持的——并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碎成了渣渣。她恼怒地想,这简直OOC得快突破天际了!!

双Q爆表的助手小姐深呼吸了数次——终于冷静下来,她给十神白夜打了电话

“我认为我们需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雾切响子说“了解和分析我们的对手——并思考消灭他们的对策!”

 

“左右田君觉得我看起来像是女孩子?”

左右田和一简直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什么毛病,否则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两次被问到同一个问题。

“哈——?”

“我表述不够清楚吗?”狛枝凪斗说“我是说——”

“啊啊你不要说了!”左右田和一叫道“我不是真的想听你重复一次!”

狛枝凪斗歪着头看他,这姿势看起来颇有那么点天真可爱的味道——左右田和一绝望地想,我肯定是被那本苗狛本洗脑了。

“左右田君今天真是奇怪呢,”狛枝凪斗把封面花哨——并且异常眼熟的本子丢给左右田和一“话说我收到了这样的东西哦。”

左右田和一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技术部全员丧心病狂的推广方式——向本人传教是不道德的行为!!

“左右田君是不愿意回答我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吗?”

被狛枝凪斗的话拉回现实世界的左右田和一冷汗唰得就淌下来了,他干笑着回答

“巧合吧——”

“哦?一个主角恰好是苗木君的名字,而另一个主角恰好是我的名字——”狛枝凪斗说“真是巧合呢。”

“呵、呵呵呵呵呵呵”

左右田和一尴尬地笑着,他想如果说苗木诚只是看了个开头的话——那狛枝凪斗肯定是把这本书读完了——上帝啊还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吗。

“以我肤浅的理解力来说,我个人更喜欢故事的前半部分。”狛枝凪斗说“顺便一提我觉得作者在写感情的转变过程时显得比较生硬,对性的描写也——老实说我不认为自己会被动到那个地步。”

“哈?!”

左右田和一发现自己除了张开嘴之外无法发表任何评论——因为狛枝凪斗的点评实在是一针见血了。

但同时他感到一种微妙的欣慰,左右田和一说

“狛枝君,请千万不要被动摇。”

“诶?!”

TBC

 

 

【层层纱帐被撩起来的时候——狛枝凪斗那闪光的美貌就呈现在众人眼前了。他的眼睛比月光石还要清冷,他的脸庞比桃花还要娇俏,他耳畔垂下的明月珠明晃晃的,一直照耀进苗木诚心底。】

【“这位少年舞者——精通印度舞和波斯舞,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司仪说完之后,喝醉了的勇士们完全抛弃了温和绅士的一面——那是哄骗那些贵族小姐们用的——他们双眼通红,脸上浮现出的痴迷叫人厌恶。】

【“五千个金币,”左右田和一冲司仪大喊,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明显一副喝高了的摸样“叫这个小家伙今晚来陪我们团的兄弟——”】

【狛枝凪斗站起来。身着红色纱衣的七海千秋死死拉住他“狛枝少爷,”她流泪的摸样叫人心醉“为了重振家族的荣耀,为了洗刷兄长的冤屈……”】

【“我明白,我的命运如此。”狛枝凪斗说。】

【他站起来,一步一步向那群喝醉的——兽性大发的勇者们走去。】

【沉默的法师动了动手指,使那群愚蠢的勇者陷入了睡眠——他掀开自己的风帽,笑得温和有礼“小姐,要跟我走吗?”】

【命运的转轮缓缓开启,狛枝凪斗注视着苗木诚明亮的眼睛,柔声说】

【“我属于您。”】

TBC

 

狛枝凪斗面无表情地思考了一会,越发觉得自己手中捧着的东西太过沉重——他立即把那本写着“死灵法师爱上我”的本子搁在了办公桌上。

左右田和一好奇地探过头来看

“这是什么?”

“一本书,”狛枝凪斗说“讲述了一个你打算买下我并和团员们分享的故事。”

左右田和一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他不得不结结巴巴地解释“不、不……狛枝君不能买卖的——你又不是个东西!”

狛枝凪斗瞟了他一眼。

“不不不不!我是说!你是个东西!”

左右田和一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再把它吐到垃圾桶里,他只好假装自己在看那本来历不明的“故事”。

“哦不!”

等稍微看了一点内容梗概之后,左右田和一感觉自己被雷得一个激灵——他愤怒地大叫“这已经OOC到银河系外了!!!这个娇花一样的主角——”

“左右田君也这么认为真是太好了,”狛枝凪斗说“我还以为懦弱无能的我给大家留下了这样糟糕的印象——不过,OOC是什么?”

在自掘坟墓的左右田和一憋出合理的解释之前,罪木蜜柑从座位上跳起来——她之前一直保持着不可思议的频率敲打键盘——一把抢过了《死灵法师爱上我》。

“哈哈哈哈!”她叉腰大笑“我要把这本OOC到没边的本子挂起来打他们的脸!”

平日怯生生的小姑娘双目赤红——在发出了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之后,她迅速回到桌前,继续以要砸烂键盘的力道开始打字。

“罪木小姐在做什么?”狛枝凪斗好奇地凑过去看,他看见屏幕上一行醒目的加粗字

【挂奇葩:论舞女枝的不科学性】

“这是——”狛枝凪斗还来不及看仔细,罪木蜜柑已经用恐怖的力气合上电脑,她按着自己的电脑仿佛按着定时炸弹一样,少女羞涩地对狛枝凪斗说

“狛枝君,偷看女孩子的隐私是不道德的行为哦。”

“……”

 

 

“我们被抓住了把柄!”

大神樱愤怒地拍桌“话说回来,那篇伪魔幻小言风到底是谁写的!”

她自动过滤了几位大手——比如腐川冬子和山田一二三——把严厉的目光落在其余人身上。

“这明显不是我的风格,”塞雷斯说“我最近偏爱商场强强。”

朝日奈葵站起来,小声说“对不起小樱……”

大神樱一脸震惊地看着她的伙伴“‘用蝶泳的姿态前进吧’是你的笔名?”

“这不是很明显吗!”桑田连恩暴躁地说“朝日奈你第一次出本,至少该跟我们商量一下吧!”他愤怒地咆哮

“你肯定不明白跟对家掐了三百楼之后被现实打脸的我的心情!”

“别吵,”雾切响子说“错误已经铸成,争吵和相互埋怨只会使团队走向失败。”

这位精神领袖用颇具威严的目光扫视全场

“我们需要改变策略,”雾切响子严肃地说“特别要注意在对外传教的时候巩固自己的阵地——”她从办公桌下拉出一个箱子,哗啦倒出一堆开本不一、封面朴素的(销售部肯定没有来自大财阀的强力金援)——狛苗本。

“你们看,这几天我已经在苗木君周围发现了不下十本狛苗本。”

“可怕的敌人,”十神白夜评价说。贵公子看起来完全为这场战争——虽然毫无意义——燃了起来

 

 

 

 

3`

 

销售部特别作战会议。

日向创坐在首位,他把手臂搁在巨大的办公桌上,食指一下又一下地叩击着桌面。

通常来讲,当销售部部长摆出这样的姿势的时候,十之八九是他正在思考某些重大而困难的议题。

销售部精英们各自落座在日向创两侧——当然不包括狛枝凪斗——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

“我不得不说我们遇到了强大的对手”,日向创说“他们的出产量很高,而且无论是图本还是文本质量都相当高——何况他们还建立了一个论坛。”

七海千秋接下了话题“他们部有优秀的程序员和写手。这是硬件上的差距。”她这样说着,愤愤不平地看了一眼九头龙冬彦

“而某人却只是纯读者!”

九头龙冬彦不满地敲了敲桌子“我可是把你没卖掉的本子全买了!”

左右田和一打断了队友的争执“部长,我认为他们的缺点也非常明显。”

日向创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啊,我是说,”左右田和一在罪木蜜柑和索尼娅等美女的注视下有点局促“他们的本子叫好不叫座啊……你看那个‘与妄想搏斗的粉红小姐’写的文明明还不错,结果只卖掉了几十本。”

花村辉辉说“技术部的家伙们简直不知道营销两个字怎么写……如果是我们部负责的话,至少能卖出五倍的销量。”

他恨铁不成钢地说“可是你们的产量太低了!”

“画画超辛苦的好吗~”澪田唯吹说,她趴在桌上喋喋不休地抱怨“我的约稿已经排到两个月后了!”

“我的意见是,我们应该集中火力出一个合志,”部长说“不要再分散开来搞什么小黄本了——总之先出一个合志,然后把它炒热——一举击败雾切响子他们!”

“部长!”索尼娅打断他“走纯情路线我们比不过技术部的——您忘了吗?”

她指的是前段时间大热的苗狛文《时间碎片》,作者“超心跳偶像”用细腻而富于感情的文字讲述了狛枝凪斗穿越时空遇到十年后的苗木诚的故事,两人经历了各种虐心虐身的相互磨合之后终于互通心意,赚了观众大把的眼泪。

日向创明显回忆起了那次惨败,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罪木蜜柑也表示了赞同“我们部的长处在于R25和营销——”

“那就这样!”日向创拍板“合志主题定为‘本能的吸引’,主打内容是R20的狛苗漫画——”

“漫画?”一个声音说。

会议室里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惊了一下,日向创说“你就不能敲门吗!!”

他恼怒地把自己手抖扔掉的钢笔捡起来。

狛枝凪斗挂着温和无害的笑容——至少看起来像——反问他们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些有趣的词,比如‘狛苗’?”

“你听错了,”七海千秋面不改色地说,她啪得合上自己的手提电脑,力道大得像是打算直接把电脑拍进桌子里

“我们在谈拔苗助长的问题。”

“是揠苗助长,”狛枝凪斗纠正说,同时注视着他行为古怪的同事们——日向创他们各自按着自己的电脑,活像看小黄片被抓了现行的宅男。

 

雾切响子撬开了苗木诚的车锁——顺便一提在撬车的时候她遇到了同样手提工具箱的塞雷斯。

“我对你的洞察力表示赞美,”高傲的黑发美女说,然后她也挤到副驾驶位上

“你发现了什么?”

雾切响子示意她看手中的漫画,她们两挤在一起看完了整本书后,塞雷斯脸色变得难看极了

“没有人会在酒吧里当着客人做出这种有失礼数的行为,不管是舌吻还是别的什么——”她深呼一口气,犀利地指出“何况苗木君也不是那样的性格。”

“我完全赞同你,”雾切响子说,她也是一副遭受了神经污染的模样“说起来,我们根本就不应该看这种东西……”

她打开车门走下车,微风吹拂起她美丽的长发,显得寂寥极了。

塞雷斯不得不安慰她“不管怎么说,知己知彼是胜利的必要前提——我们此刻的付出是会获得回馈的。”

“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雾切响子说,她的眼神坚定极了“你看过粉红小姐的新作品了吗?让我们对它加以润色,配上插画……十神君会提供经费——我们要推出豪华定制。”

“胜利理所当然属于我们。”塞雷斯说,在两个大美女相视而笑的时候,苗木诚正好下班来取车,在看到他的爱车——被暴力破坏的痕迹之后——凄惨的模样,可怜的顶头上司问她们

“发生了什么!”

少女们一致摇头,她们丢下顶头上司和他受损的车扬长而去。

 

TBC

 

 

4、

 

狛枝凪斗打开信箱,里面果然躺着一本崭新的书。

他饶有兴趣地把它取出来——这本名为《夏有繁花冬有雪》的小说,大约讲述的是两个年轻的上班族如何从相识的互相厌恶到彼此欣赏最后成为伙伴兼爱人的故事——顺便一提作者有个很长的名字,叫文艺少女今天也在舔贵公子。

这简直是狛枝凪斗读过最棒的小说了,事实上自打他读完第一本之后就一直在期待后续,这个作者虽然名字奇怪了点——并且主角依旧是顶着他和苗木诚的名字——但狛枝凪斗还是认为作者十分有才华,可以的话简直想要他(她)的签名呢。

狛枝凪斗刚把书放进包,正好看见故事的另一个男主角匆匆跑过来——苗木诚甚至没注意到狛枝凪斗在,他嘭得一声拉开标着自己名字的信箱,然后果然——砸下来一本厚重的书。

苗木诚抓起那本书翻了几下,脸就立刻红了——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信息过载而导致主板烧掉的——一种无法言喻的表情。

这当然不能怪他,要让一个DT一下子接受以自己为主角的R20黄暴漫——确实是要求太高了。

“下午好。”狛枝凪斗尝试着跟对方打招呼,然后他看见苗木诚立刻把那本书藏在了身后

“下、下午好,”受到惊吓的部长结结巴巴地说,等他看清楚狛枝凪斗之后,他的惊慌立刻飙升了一个等级“狛狛狛狛狛……?”

他狛了数十个字,后者终于看不下去,好心地帮他补充完毕

“狛枝凪斗。”

技术部部长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一边微笑一边后退,企图借机离开

“啊、我想起部里还有事情……”

狛枝凪斗笑眯眯地冲他挥手“那么回见。”

一下子摆脱危机的苗木诚颇有些不适应——要知道他时常被自家下属逼到绝境——他放下心来,正要离开的时候,狛枝凪斗出其不意一把抢走了他手上的书

“你?!”

“哦呀?”后者惊讶地翻了翻那本厚重的书“本能的吸引?”

“狛枝君!”

狛枝凪斗轻巧地后跳了一步,把书举高——他的行为很明显惹毛了身材娇小的部长。

“请把书还给我!”

“啊、抱歉抱歉,”嘴上说着抱歉却毫无歉意的狛枝凪斗继续翻阅那本漫画“……这真是大胆呢。”

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狛苗跟苗狛这两个词词义的狛枝凪斗发现自己还蛮喜欢这本漫画——至少这里面自己既没有对月咳血也没有对花落泪,而是看起来像个充满男友力的男主。

他把漫画还给苗木诚,并故作苦恼地问他

“苗木君,我觉得自己被同事们讨厌了。”

苗木诚接过书,并且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狛枝君的话怎么可能……”

“是真的呢,大家最近老是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但只要看见我,就会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散开——”

苗木诚依稀觉得狛枝凪斗描述的情景有点眼熟,正当他思考的时候,狛枝凪斗向他发出邀请

“苗木君,要不要去喝一杯?老实说我有些问题想跟你交谈。”

于是他们真的找了个酒吧喝酒聊天去了。

“我的同事们最近老是用意味不明的目光打量我……”狛枝凪斗说,他仰头把杯中酒一口咽了下去。

“我也是,”苗木诚说,他忧郁地捧着自己的酒杯“我的同事原本很信任我……可是他们最近似乎对我有所不满……老是背着我嘀嘀咕咕……”

“我也是那样哦,”狛枝凪斗说“所以有什么事为什么不直接讲嘛。”

“我觉得自己不再被信任,”苗木诚根本没听清狛枝凪斗在说什么,他醉眼朦胧地看看狛枝凪斗再看看酒杯,用软糯的声音抱怨“虽然说我的个体才能原本就不如部里的大家——我是作为粘合剂而存在的你明白吗?”

狛枝凪斗说“而我是作为打磨天才的磨刀石而存在的——使他们放射出光芒——哦这真是幸福的事不是吗?”

狛枝凪斗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眼神明显亮了起来,他苍白的皮肤染上嫣红,苗木诚看了他半晌,鬼使神差地想起了他前不久收到的R18苗狛漫画《意乱情迷》。

在那本漫画里,他利用上司的权威命令狛枝君做了这样那样羞耻的事——哦不——苗木诚捂着脸心想——天呐我在想什么!我肯定被那些该死的漫画书传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才不是对部下出手的禽兽!

这两个以为自己被同事排斥的可怜虫在酒吧里牛头不对马嘴地聊了半天(他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喝得酩酊大醉,狛枝凪斗甚至跳到舞台上去跟正在唱歌的男歌手跳了个火辣的贴面舞——这时苗木诚越发觉得对方像个又天真又色气的少女——哦不我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苗木诚数不清第几次捂脸的时候,狛枝凪斗那边出现了意外状况——

狛枝凪斗被几个看起来就不好惹的男人搭讪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眼瘸了——苗木诚想——但我得去保护我的同事、我的伙伴。于是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看了一眼酒吧的琉璃墙,镜中倒映的苗木诚看起来十分清醒——除了他涣散的眼神证明他喝高了之外,没有任何人能看出他的醉态。

苗木诚小小地夸奖了一下自己——我可是从酒桌上杀出一条晋升之路的男人。

他随手抓了一个酒瓶,开始摇摇晃晃地向狛枝凪斗所在地接近。

狛枝凪斗知道自己看起来肯定是醉得快不省人事了——但是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醉——只是体质所限,他的眼睛和皮肤很容易显出潮红,看起来像是喝高了——所以被几个小混混纠缠的时候,他本来还在想要让他们怎样死得比较漂亮,结果这时候苗木诚过来了。

“你们——放开他!”苗木诚看起来正常极了,但他的行为跟平时的温和作风完全背道而驰——苗木诚直接敲碎了瓶底,用参差不齐的瓶身指着那群小混混。

可惜他软糯的声音和娇小的身材完全适得其反,纠缠狛枝凪斗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用更加凶神恶煞的语气冲苗木诚叫道

“你也想来陪我们吗,豆丁。”

豆丁这个词明显属于苗木诚的逆鳞,即使在醉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他也迅速接收到了对方的恶意。苗木诚恶狠狠地一脚踢上那人的脚踝

“你再说一次试试?”

男人猝不及防挨了这一下,惨叫着倒地,醉醺醺的苗木诚被他一绊,整个人失去平衡,一头栽了下去,恰好压在那个男人身上,两个人形成了脸对脸的姿势,气氛顿时暧昧极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立刻起哄起来,先是有人在喊“不打不相识”,后来又有人喊“亲一个”,在那个愚蠢且纯情的混混涨红了一张脸之后,人群居然开始铿锵有力地喊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狛枝凪斗的脸色难看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快步走上前,把苗木诚一把拉起来扛在肩上。

不知死活的人群又开始喊“NTR!NTR!”

狛枝凪斗正扛着苗木诚往外走,闻言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十分危险。

人们立刻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作鸟兽散,酒吧里一片歌舞升平的和乐景象。

 

 

被冷风一吹,苗木诚稍微清醒了点,但他似乎还沉浸在别的什么剧情里——

“狛枝君,你……没事吧?”

他用温和的嗓音跟狛枝凪斗说话,活像对方是易受惊的妙龄少女似的——“放心吧,有我在呢。”

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被少女枝扛在肩上的事实。

狛枝凪斗突然想同苗木诚交换一下手里的读物——果然比起什么文艺的苗狛小说,他还是更喜欢男友力爆棚的狛苗R18漫画呢。

 

5

 

“部长,”十神白夜的声音在清晨听起来分外凶神恶煞“你睡傻了吗?”

狛枝凪斗从被子里探出手去摸视屏电话,那头连接着技术部和销售部的联合会议现场

“这样重要的场合居然缺席,你做好觉悟了吗苗木诚?”

十神白夜转向会议桌的对面,愤怒地拍桌“我们部也就算了,你们部是怎么回事,那个狛枝凪斗呢?”

被拍桌的日向创很是不悦,他低声嘱咐七海千秋给狛枝凪斗打电话,就在这时候,苗木诚的视屏电话终于接通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赤着上身的狛枝凪斗,他睡眼朦胧地盯着屏幕看了两分钟,终于回过神来,冲另一头喊道

“苗木君,你的电话。”

这边看了现场直播的众人顿时凝固了——

雾切响子首先回过神,她从座位上弹起来,啪地按掉了视屏电话,然后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几分钟后众人听到楼下汽车启动的轰鸣声,而澪田唯吹的尖叫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她快乐地喊道

“刚才那绝对是狛苗!”

塞雷斯捶了一下桌子,生气地冲她喊道

“不要说没有根据的话!你当我们部的人都是死的吗?”

她这样一说,技术部的成员们纷纷表示赞同,同时对不自重的逆西皮分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

销售部不甘示弱,两拨人唇枪舌战起来,最后整个吵了起来。

“你画的狛枝凪斗崩得跟鬼一样!邪魅一笑的总裁狛枝是什么呀?!”

“你写的英俊王子苗木诚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因为失恋而酗酒吸毒的狛枝凪斗——写出这种天雷的是谁?”

“你的本子日狛苗三人箭头乱得跟鬼一样!”

“什么!谁写的我!”

“‘用伍仟伍佰万买你初夜’是谁的十苗文啊站出来你敢吗敢吗!”

“哪个混蛋把本少爷也卷了进去……”

战火不断扩大,直到左右田和一发现自己膝盖上也中了好几箭之后,他不堪重负地离开会议室。

我要去抽根烟冷静一下。他想,忧郁地掏出了烟。

正当他摸打火机的时候,田中眼蛇梦递来了火。

“啊,Thank you”

对方点点头,表示收到了他的感谢,同时用一种安利业务员的语气对他说

“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小说叫《魔王勇者》?”

 

 

这边苗木诚家中,技术部部长用一种十分慎重的姿态跪坐在狛枝凪斗窗前

“昨晚……十分抱歉!”

苗木诚一脸“我是个人渣”的愧疚表情“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是、但是我会对你负责的!”

狛枝凪斗呆了半天终于理清了对方的脑回路,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哦),他突然瞄见了某本内容丰富的漫画——于是他改变了主意。

“没关系,”狛枝凪斗用忧伤阴沉的语调说“我这样糟糕的人,就算被苗木君……我也没有怨言。”

效果立竿见影,苗木诚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我是个禽兽”,他一脸混合着自我嫌弃和惭愧的表情,看起来痛苦地恨不得切腹向狛枝凪斗谢罪。

正在这时候,苗木诚家的门被雾切响子一脚踹开——哦这门从来都没在雾切小姐门前派上过它应有的用场——雾切响子和日向创冲了进来。

看清房间里的情形之后,雾切响子的表情从担心转变为欣慰,她拍拍狛枝凪斗,用难得一见的温柔语气问他

“你还好么?”

而日向创一脸被雷劈了表情立在门口。

果然不能对狛枝凪斗这家伙抱有期待啊,他想,真是绝望啊。

就在销售部部长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苗木诚和雾切响子已经决定开车送狛枝凪斗回家,雾切响子大方地表示苗木君可以用她的车,于是他们一起下楼取车去了。

“喂,”日向创忧伤地问狛枝凪斗“你身体……还好么?”

狛枝凪斗赤着脚下床找他的衬衣“当然。”他终于从一堆狛苗读物中翻到了自己的袜子

“日向君。”

“嗯?”

“以后你们的出版物,记得随时给我拿一份。”

“咦?”日向创惊讶地看他“你不是……”

等他看清狛枝凪斗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狛苗死忠fan日向创欢呼起来

“这是欲擒故纵吗!!”他一把勾住狛枝凪斗的脖子,拍着对方的背大笑

“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

狛枝凪斗感觉自己的胃都要被上司捶出来了“你能放手吗?”狛枝凪斗说“不要对‘受君’这么粗暴。”

日向创被对方蹦出的专业术语刷新了三观,呆站着目送影帝走了出去。

 

 

6

以为自己取得了胜利的技术部沉浸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苗木诚从包接送狛枝凪斗到随叫随到如胶似漆,每个人的眼神都欣慰极了。

“我们可以出一个新本子,”塞雷斯说“描述苗木太太婚后的幸福生活。”

早已经不满足写文艺爱情故事的大手腐川冬子表示了赞同,她说“我打算写点ABO题材的东西——话说你们觉得小孩叫什么名字好?”

就在他们热烈讨论的时候,苗木诚风风火火地冲进办公室

“太可怕了,”苗木诚说“副总今晚的飞机,你们谁跟我去给他接风?”

办公室立刻沉默起来。谁都知道贪财好色的副总裁每次吃饭喝酒必定搞出桃色事件的绯闻,于是苗木诚自动略过了部里的女生们,最后索性决定男生们——当然除了十神白夜——全部参加。

日向创的想法跟苗木诚非常相似,不过他只带了左右田和一跟狛枝凪斗——后者的战斗力足以应付任何状况——销售部部长坚信。

苗木诚跟副总算是老相识,所以他一进包间就迎来了“热情”的欢迎,一帮花枝招展的女士们凑上来,分别拖走了一位男士,而苗木诚更是受到了几位女士的特殊照顾。

“这是我们公司的苗木君!”已经喝高了的副总颤巍巍地指着狛枝凪斗,他的助理抓住他的手指,将它转了个圈,推到苗木诚的方向。

“苗木君是我最喜爱的后辈,你们要好好招待他哦”被助理搀扶着的副总说。在这样的指示下,苗木诚的灾难增加了一倍。

“苗木君长得真是可爱呢❤”

“喜欢怎样的女孩子呢~”

“有女友了吗?”

“是怎样的女孩子呢?”

……

被包围的苗木诚试图向他的同伴们求助,然而他发现友军已经沦陷了一大半,连日向创也被女士们按着灌酒——

“呵”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狛枝凪斗突然笑了一下,他身旁的红衣女士和左右田和一不约而同齐齐打了个冷颤。

“您长得真美,”女士试图向他搭话。

狛枝凪斗眼神微妙起来“真是不愉快……我是说,副总一直这么关照部长?”

“是的,”女士答道“事实上这次算温柔的局面了——毕竟苗木君来之前副总就喝醉了——之前副总可是一直坚持要为苗木君海选女友呢。”

“咦?”

“不知道为什么很中意苗木君的样子,”女士笑道“所以女孩子们都认为苗木君前途无量,大家都在尝试拿下他呢。”

狛枝凪斗看了一眼苗木诚,他果然已经被女士们包围起来。

“你要吃巧克力吗?”一位娇俏的女生说,她挽着苗木诚的胳膊活像缠树之藤“喜欢怎样的口味呢?”

而另一位女士则是干脆灌起了苗木诚酒

“一醉一春宵,”火辣的女士说“你喜欢我的酒吗?”

狛枝凪斗感到不愉快。而当狛枝凪斗不愉快的时候,他总要做点什么使自己愉快起来。

“你们怎么能纠缠一个已婚的男人呢?”他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说。

包厢里还清醒的几个人——当然也没几个了——齐齐看他,狛枝凪斗说

“你们看他的服饰,总是熨帖合身不是吗,这难道不是因为他有一位贤惠的爱人,每天替他收整衣物?”

苗木诚睁大眼睛想,可是这是我自己烫的呀。

“你们再看他的指甲——是不是非常修整?”狛枝凪斗说“这当然是那位负责人的爱人深爱苗木君的表现之一哦。”

苗木诚沉默了一下,决定不把自己定时去修甲的事说出来。

“最重要的是——”狛枝凪斗提高音调“他的脸色——脸上浮现出的红晕是因为羞愧呢还是因为对爱人的恋慕呢?”

在狛枝凪斗的充满色气目光的注视下,苗木诚愣了三秒钟——容易脑补的他立刻想起了某些苗狛R18漫画里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然后他脸红了。

“最后,”志得意满的狛枝凪斗微笑着打了个响指“山田君,今天的生意谈得怎么样?”

神助攻的队友适时上线,山田一二三打了个酒嗝,高声说“非常成功!苗木太太!”

女士们看看苗木诚,再看看神色傲慢的“苗木太太”,她们愤怒地推开了苗木诚,提着飘扬裙摆离开了包厢。

“苗木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苗木诚被这突如其来的控诉震得呆了一下,他那充满酒精的大脑缓慢地运转起来,但是没过多久,苗木诚就清晰地听到大脑当机的声音。

而清醒着的目击者们不得不对狛枝凪斗表示了极高的赞赏,喝高了的日向创捶着狛枝凪斗说

“你这家伙!太棒了!”

他迷迷糊糊地说“我好想知道技术部那帮家伙得知真相的脸——”

他大笑着倒向沙发“他们要是知道你其实在演——唔!”

狛枝凪斗一把按住日向创的嘴,用极大的力道把对方按进沙发。

这边石丸清多夏也在跟苗木诚说话,他略带不满地说“虽然你为我们部带来了胜利——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在太弱势了!”

他愤怒地拍桌“你怎么能让狛枝凪斗凌驾在你之上?要知道我们希望看到你强势的样子——强势到足以跨越20CM的身高差!”

苗木诚瞪她。

“狛枝凪斗今天简直像个嚣张的正室!”石丸清多夏说“你让萌苗十的我怎么办?你让十神白夜怎么办!”

苗木诚确定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词语,他不得不晃着头企图摆脱醉意

“咦?”

“咦什么!”石丸清多夏义正言辞“记得随时打压狛枝凪斗的气势!你可是总攻!”说完他站起来准备去别的什么地方——经过狛枝凪斗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狠狠绊倒了。

 

 

 

7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塞雷斯想了一会,跑去问苗木诚

“最近的出版物,苗木君一本都没有收到?”

“什么出版物?”苗木诚无辜地问。

奇怪了,塞雷斯想,我明明有放进苗木君的公文包里呀。

一头雾水的塞雷斯离开之后,雾切响子也走过来问他

“真的什么都没收到?”

苗木诚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只有收到银行账单——怎么了?”

“这不科学,”雾切响子喃喃“像斯托卡一样把出版物放置在目标周围——怎么可能失败?”

她沉思了一会也离开了。

下楼的时候雾切响子正好在电梯口遇到狛枝凪斗。

“晚上好,雾切小姐,”狛枝凪斗摆着如沐春风的笑脸问她“要回去了吗?”

“啊,是的,”雾切响子说,她注意到狛枝凪斗的公文包鼓鼓的——看起来是因为装满了东西,于是一本书被挤出公文包,露出了一个角。

这颜色有点熟悉啊。

雾切响子告别狛枝凪斗,刚走了几步,她蓦地想起,那本黑红的读物——不正是“文艺少女今天也在舔贵公子”的苗狛ABO小说吗?她昨天才把它放进苗木诚的书架!

拥有优秀洞察力的雾切响子思考了片刻——等她理清来龙去脉之后,雾切响子简直要怒不可遏了。

狛枝凪斗这家伙,竟然营造出苗狛的假象来利用技术部的援助!

说起来以苗木诚一喝酒就断片的作风——那晚怎么可能发生什么嘛!

雾切响子一边反省自己的失策,一边掏出手机给技术部的各位——当然不包括部长——群发了信息。

众人惊讶震怒之余立刻制订了新的计划——他们打算将计就计、借着狛枝凪斗默认的苗狛局面——进一步促成事实。

“没有人能逆我。”雾切响子啪得合上手机,大步走了出去。

 

 

8

狛枝凪斗在低头写着什么,日向创凑过去看的时候,发现对方正用蓝笔修改一份文稿。

“这是……?”

“错字和病句太多了,”狛枝凪斗说“小唯吹还是比较适合画图。”

日向创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篇ooc小白文被狛枝凪斗几笔改完了错字病句——狛枝凪斗还是不满意,他索性开始大段地插入文字,针对剧情开始了修改。

“剧情要富有冲击力,”狛枝凪斗说“故事的高潮分布要恰到好处——不要使读者感到枯燥乏味。”

“嗯……”

“富于吸引力的题目是抓住读者眼球的关键,”狛枝凪斗涂掉了原本的题目——天呐老板爱上我是什么破名字——这时狛枝凪斗写上了新的题目,契约情人。

“你……很会写嘛,”日向创张口结舌站了半天,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还很会画哦,”狛枝凪斗说,一边在纸上快涂起来,几分钟之后他递给日向创一张手绘——穿比基尼的七海千秋简直再逼真不过了。

“禽兽!”日向创骂了一句,红着脸抓起手绘纸跑掉了。

 

 

 

【“我骗你的,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好玩而已。”

“你……”

“你那伤心欲绝的脸真是可爱呢。”

“我不想再看到你。”

“请听我把话说完,”狛枝凪斗的黑色风衣在风中飘荡,他用琥珀色的眸子注视着侦探的脸“我把满口谎言的盗贼狛枝凪斗杀死了——就在此刻。”

“我不相信你,”身着警服的苗木诚说“你最好立刻投降,不要怀疑我开枪的决心。”

“即使是对着曾经的恋人……?”

“你都说了那全是为了取得‘粉色的梦想’而展开的欺骗——!”苗木诚声音有些哽咽“你这个——为了偷取钻石不择手段的盗贼!”

“啊……我是那样深爱着坚信正义的你——”盗贼说,他的脸上显出病态的疯狂与偏执“你会原谅我,我们会重新在一起,即使我曾欺骗过你。”

“妄想!”苗木诚说“你逃不掉了!”

像是证明他的话一样,警用直升机的轰鸣由远及近,罡风吹得两人衣摆飘扬。

“那不是妄想,”狛枝凪斗说,他把左轮手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我总是运气很好——”

“俄罗斯轮盘?”苗木诚愣了一秒钟,他的身体已经自动做出反射——警官冲上去,一脚踢飞狛枝凪斗的枪

“你这个疯……”

正要破口大骂的警官被盗贼柔软的嘴唇堵回了全部的话语,他们在直升机的强光照明下接吻。

“你看,”狛枝凪斗微笑“现在我们是共犯了。”】

 

“盗贼和警官?”日向创读完狛枝凪斗修改完的《契约情人》——它跟修改之前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了——特别不可思议地说“你这家伙……完全是人气连载的等级啊。”

“多谢夸奖。”狛枝凪斗转了一会笔“不过比起做人气连载,”他扔下笔去拿风衣“我更喜欢做现充来反衬你们的孤独哦。”

“拜啦,今天约了苗木君去散步哦。”

“苗木太太慢走——”日向创毫不留情地反击“不管事实如何反正你的称号已经人尽皆知了——”

“其实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也不清楚呢,说不定真的像苗木君认为的那样。”部长愉悦地看着下属越来越黑的脸色,使出了会心一击——日向创拖长声音,一字一顿地喊道

“苗、木、太、太——”




TBC

评论(16)

热度(593)